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老公让我的孩子,叫他前妻妈妈
  
  来源: www.scpt.net.cn 点击:1470

01

一天晚上,谢立华有事要暂时回去。她想给丈夫和孩子一个惊喜,但没有事先告诉黄林升她会回去。她一到家就听到她的两个孩子在呼唤他们的母亲,她非常高兴。丈夫真可爱。他一定害怕孩子们不亲吻自己会感到不舒服,教他们在不在的时候给妈妈打电话。

推开门,她脸上的惊讶瞬间变成了惊愕。一个陌生女人正坐在桌旁。她的两个孩子依偎在她腿上,给她妈妈打电话。黄林升也坐在她旁边。他的父母在厨房忙着,就像一个温暖的家庭,但谢丽华成了一个闯入者。

没人想到谢丽华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家里。黄林升站在那里,吓得舌头直不起来了:“老了.妻子,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怎么回来的?在我死之前,你急着给我的孩子找个妈妈。这个女人是谁?”谢丽华愤怒地对着她的形象吼道。黄林升回应道,立即拉起拖把,把她抱在自己的房间里,然后锁上身后的门,把她抱死,说:“老婆,对不起,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请冷静下来,听我解释。”

“既然你说不是我想的那样,你为什么说对不起,为什么我的孩子叫那个女妈妈,她是谁?”谢立华又气又急,一连串的问道。她真的希望黄林升能告诉她这和那个女人无关,但他一开口就道歉,这不足以表明事情是她想的那样。

02

五年前,谢丽华三十出头。她离婚三年了。她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身高不到1.6米。她小巧玲珑,看起来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

当她第一次离婚时,她觉得自己再也不会结婚了。她前夫的背叛粉碎了她对婚姻的信念。她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康复。回到正常生活后,她去相亲,遇到了太多男人,以至于她数不清。事实上,她并不想开始新的婚姻,也许是因为她很孤独。

谢丽华用一张非常纯粹的个人照片作为她的头像,材料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包装和美化的,所以增加了很多男人。通过与这些男人的交流,她也发展了自己的识别能力。通常她会先在网上聊几天,当她感觉好的时候,她会在网下见面。

她第一次遇到陌生男人时,还是有点紧张。所有的会议地点都由她决定。如果她不同意在公共场所见面,她会立即拉黑色的。她也在相亲的掩护下遇到了骗子,但是谢丽华的理智和贪婪让她在网上走了这么久,以至于她还不够湿。

直到我遇到离了婚又没有孩子可以束缚他的黄林升。她第一次见到黄林升时,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个人。她又高又瘦,刮了胡子,穿着一件白衬衫,非常普通。但是微笑非常简单和诚实,甚至有一点点青少年的天真无邪。

谢立华心想,这个40岁的老人是太聪明还是太简单了,不会给人这种感觉。所以,她想到了逗逗:你觉得在网上找个人怎么样?黄林升胆怯地说,“周围没有合适的人。我姐姐帮我注册了这个账户,让我试试运气。谢立华接着问:运气怎么样?

“这不是来看你的,你比我想象的要漂亮,我.我非常喜欢你,不知道你是否对我满意?“

”你说你在第一次见面就喜欢我。你对喜欢的定义是否太肤浅了?”黄林升连忙解释道:不,不,我说的是真的。你可能不相信。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用时间来验证。”

谢立华一点也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微微笑了笑:“是的,那就让时间老人给我们答案吧。黄林升告诉谢丽华她的家庭情况、工作单位、收入和支出,这几乎和她在网上说的一样。饭后,他带她去买衣服,直到晚饭后才开车回下一个县。

03

谢丽华说不出她对黄林升的感觉,但她绝对不是她想嫁的人。也许潜意识里她认为他配不上自己。然而,他是许多男人中最真实的一个。上次失败的婚姻给谢丽华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使她很难信任男人,更难成为一个男人

在此期间,谢丽华说她将入股朋友的美容院。黄林升当即给了她3万元。不久,她说这辆车有太多问题,想换一辆。黄林升又给了她4万元。除了这两笔巨款之外,其他几十万谢立华都没有详细计算过。她说她会给他写一张借据。黄林升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借据?你是我想娶回家的女人。”

每次听到这句话,谢丽华都会起鸡皮疙瘩。她从未想过要嫁给他,但她永远不会表露出来。相反,她会亲吻他的额头,有时甚至她会觉得有点绿茶味。但是之后我会找到很多让自己感到轻松的理由。他自愿做任何事。婚姻也是一个交流的过程。没有办法免费娶一个妻子。

黄林升对她表现出极大的尊重,在三四个月的性交后,他握着她的手拥抱着她,他看不到他眼中炽热的爱情。也许中年人的感受就是人们对老鹿蹒跚行走的看法。爱来了就来了。如果不来也没关系。如果要分手,他不应该纠缠不休。

它真的没有天堂好。我还没来得及想怎么说话,谢立华就得了急性阑尾炎。她的肚子痛得她滚了一地。在紧急情况下,除了黄林升,她真的不知道该找谁。

从手术到康复,黄林升付出了很多,贡献了很多,用一切可能的方式照顾她。尤其是,谢立华被他的话感动了。他说,“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我也知道被我们婚姻伤害的人曾经更害怕给予。

尤其是女人,她们担心再次受伤,所以她们本能地防范。但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会错过合适的人?你故意说你想要钱。我并不担心钱会被浪费,但转念一想,那又怎样?和钱相比,我相信你。必须有人先付钱,对吗?”

谢立华完全没想到黄林升会看穿她,更没想到的是,看穿之后,他还是愿意留下来对自己好一点。她伏在他胸口抽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想到我人生前半段坎坷的经历,我只希望一个男人在我人生的后半段对我好一点,然后生个孩子,过平静稳定的生活。即使我对火烹调油没有深厚的爱,我也能和黄林升一起生活到老。

也许一切都已经注定很久了。黄林升是上天派来照顾自己的。否则,我们怎么能只考虑分手,让他们联系得更紧密呢?在这种情况下,好好接受它。那天晚上,谢立华把自己交给了黄林升。

04

婚后生活与婚前没有太大变化。谢丽华继续开她的美容院,黄林升也继续在邻近的县单位工作。她只会在周末回谢丽华。因为美容院周末比较忙,谢丽华很少回到她在黄林升的家。

三四年后,谢丽华和黄林升生了一对双胞胎。断奶后,他们被公公婆婆带走了。甚至更熟悉的顾客都说谢丽华拯救了银河系,她仍然可以嫁给一个把她当成女儿宠物的男人。黄林升对她真好,甚至不愿让她给孩子洗尿布,更别说做其他家务了。

只要他们在一起,晚上就必须给她浇水,放下中药,让她泡脚,同时站在她身后帮她敲背。谢丽华对丈夫也越来越满意。虽然她没有那么多热情,但这种考虑让她感到轻松和踏实。

唯一让她不开心的是她的两个孩子离她不近。黄林升安慰他们说,你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照顾他们的孩子会亲吻他们。但是,怎么不吻你是他们的母亲。谢立华笑着说,是的,别人不能作弊。

出人意料的是,一句不经意的话变成了事实。李-花谢的心被前夫那道伤疤碾了过去,并裂开了一道血。这种可怕的痛苦,她再也无法忍受婚姻的背叛,需要知道眼前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女人是黄林升的初恋情人和前妻。这两个人非常情绪化,但由于接连失去两个孩子,他们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她的父母生病了

谢立华听了之后,反而变得沉默了,像一团泥一样堆积在地上。更像是被掏空了。我不知道是应该庆幸嫁给了一个有爱心有正义感的男人,还是应该恨他把自己当成生孩子的工具。

黄林升把她抱在怀里,紧张地说:“老婆,自从我们在一起以来,我从来没有对你做过什么错事。对你的爱和责任,只对她负责。躲着你是怕你多想,我一直在找机会向你坦白,但我太软弱了。不管你怎么惩罚我,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05

谢莉华回忆了黄林升近年来对自己的善良。都是因为内疚吗?如果她没有突然打破这一事件,她会隐瞒多久?她的两个孩子总是叫其他女人妈妈吗,那她是什么?她冷笑道:“我是个傻瓜,我到处炫耀我的婚姻有多幸福。”。

林晃用他的生死打败了自己。门外是他亲家的声音:丽华,我们为你感到难过。唉,这也是我们做不到的。谢立华从地上跳起来,打开门,径直走向两个孩子,抱起他们走了出去。当黄林升出来时,她已经发动了汽车。

谢立华让孩子哭了,一路踩着油门。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回到了他的住处。看着两个脸上带着鼻涕和眼泪的孩子,她感到悲伤,突然大哭起来,把他们抱在怀里。她的心就像一个突然破裂的玻璃,砰的一声碎成了渣。

试图安顿好孩子后,谢丽华越来越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个陷阱。黄林升用他憨厚、真诚和慷慨的伪装设置了一个陷阱,目的是让她代替前妻生孩子。

骗子,王……蛋,谢丽华咬牙切齿地喊道,下一步我该怎么办?离婚?两个孩子,黄林升,不能一个个都属于自己吗?如何选择是内心的痛苦。抛开孩子们,你真的能放开自己说“离开”吗?眼泪再次冲破堤坝,疼痛达到了极点。

黄林升带着手提箱跟在他后面。谢立华看到这样就能留下来,就把他推出去,压低嗓子喊道:“滚给你前妻。”后来,谢立华的生活陷入了混乱。孩子们的哭泣、哭喊、道歉和骑自行车折磨着她,使她崩溃。

谢丽华是个爱面子的女人。即使一家人飞了,她仍然会假装微笑着在美容院迎接客人。只有她不允许黄林升去她的商店,因为她害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他很生气。

晚上,黄林升说他会回去工作,他妈妈会来照顾孩子。谢立华没有回应他。她认为这位老太太不在家,她父亲甚至不会做饭,而且她患有糖尿病。她感到有点内疚。但是一想到他们的家人密谋欺骗她,我就感到很痒。

虽然我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这是我第一次和婆婆一起吃饭和生活。这是尴尬、压抑和矛盾的。这样生活了几个月后,黄林升每天都会回来,还得睡在沙发上。

深夜,房间很孤独。当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谢立华轻轻地走近黄林升。他又瘦又累。谢立华正要伸手去摸黄林升,突然被另一只手抓住了。妻子,对不起,我冤枉了你。我们不分开吗?

谢丽华吓了一跳,眼睛立刻变红了。黄林升抱住她,哭了起来。哭了又骂之后,她睡了几个月来最安稳的一觉。

06

事实上,谢丽华偷偷去医院看望了黄林升的前妻。据医生说,除了两个孩子来看她并给她妈妈打电话之外,她会笑着说她一直保持沉默。在这段时间里,她的头脑变得更加混乱,她不得不依靠镇静剂才能入睡。谢丽华远远地看着她,感到孤立无援。她感到莫名其妙的不舒服,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

她经常问自己,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前夫身上,她能完全忽略吗?做不到的三个字不断在耳边回响,一旦恩爱,一旦受伤,注定不会是陌生人,那就做你的亲人吧。

这一天,谢丽华说我们应该带孩子们去看她。黄林升怀疑地捏了捏他的小腿:真的吗?真的吗?妻子。从那以后,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抱起了谢丽华

友情链接:
南坑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cpt.net.cn 技术支持:南坑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