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监管升级,格局固化,第三方支付2020将触底反弹?
  
  来源: www.scpt.net.cn 点击:1714

裁员、重组、监管收紧,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头五年创造了许多奇迹。2020年将会是下一个五年的爆发吗?

写一篇文章|陈大财

Produce | Pay百科

中国移动的支付发展已经从传统赛马圈地的野蛮扩张回到了产业理性重组和实体转型的阶段。现阶段,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面临着内外困境:内部有微信支付宝控制,外部有不断更新的严格监管标准。

在过去的五年里,第三方支付行业经历了跌宕起伏,最终向世界人民介绍了全面支付的方法。然而,一系列严格的监管政策,如96年费用调整、直接连接断开、储备资金集中存放等。已经被介绍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渠道成本增加,账户和储备资金管理权丧失,利润率逐渐降低。最近出台的新标准征收政策已将第三方支付行业降至冰点。

与此同时,大型支付机构正利用账户方逐渐渗透到收款方,缩小了中小机构的市场。当然,危机中也有隐藏的机会。《支付百科全书》认为,监管也在释放一系列积极的好处,如改善账户和收购方的管理,规范集合支付的“许可”操作,从而为支付行业反弹至底部提供动力。

双强结构固化

八年前,从《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和《支付业务许可证》的发行开始,第三方支付机构行业的法律地位确立,中国支付行业从此步入快车道。

基于智能终端的爆发,第三方支付机构利用移动支付红利迅速发展,综合交易规模自2015年以来达到新高。根据中国工业信息网的数据,2015年中国第三方综合支付交易规模为52.3万亿,2016年为107.3万亿,2017年为154.9万亿,预计2020年将达到388.6万亿。

在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中,以微信支付宝为代表的移动支付交易比例不断上升,成为主流。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移动支付交易已经超过了互联网支付和银行卡收款,在中国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第三方支付结构。

在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格局中,微信通过社交和红包营销占据一边,支付宝通过电子商务和金融占据另一边。有了众多用户的祝福,很难撼动两强结构。根据艾瑞咨询公司(iResearch)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占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市场份额的54.2%和39.5%。

由于掌握了C端流量入口,大型支付机构将影响其他具有账户端优势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最明显的是控制接收端。

面对第三方支付市场的现状,监管部门最近点名一些支付机构利用低价竞争手段抢夺高净值客户,依靠高端客户的优势和补贴措施,严重扭曲了市场秩序,不利于行业的公平竞争和长期健康发展。

严格监管继续推进

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感受行业冷到冰点。除了被巨人压制之外,严格监管的不断推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从许可证的角度来看,自2016年以来,中央银行没有颁发任何新的支付许可证,而现有的34个支付许可证已被取消,剩下237个。从对持牌人的罚款来看,今年罚款超过100宗,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在储备资金直连断开、集中存放的背景下,第三方支付机构正式进入储备资金时代。根据欧洲十亿智库的统计,支付的比例为

在强有力的监管下,渠道成本、利润率和账户管理权限等一系列问题正在向第三方支付机构施压。与银行相比,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能力进一步降低,市场也面临着被银行侵蚀的危机。

但是,从宏观上讲,面对宏观经济转型带来的冲击,支付行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迫使支付机构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优化服务,实践技能,更好地为市场主体服务。

业内人士向《支付百科全书》透露,今年许多支付机构的交易量正在下降,因为一些原有的收入渠道已经被切断,这导致了当前支付机构裁员重组的浪潮。平安一钱包(Ping An One Wallet)CEO朱银佳认为,中小支付机构可以转型为银行、企业或两者兼而有之的服务提供商。

"成为商业服务提供商可能是支付机构的下一个发展趋势。在这种模式下,支付机构只起到管理企业银行账户和为企业提供收支服务的作用。”朱茵佳说道。

机遇降临黑鸟

面对一定程度上固化的第三方支付模式,中小支付机构也许能够突破监管和自身的方向,在未来解决困难。

就监管而言,支付行业的一些人告诉《支付百科全书》(Payment Encyclopedia),监管逐渐注意到总部组织同时扮演账户所有者和收购者的角色,有可能对巨人和中小型支付组织进行不同的管理。

一般来说,账户方不应干预收购方的业务发展。收购方单独为收购方服务,但目前一些大额账户将利用账户优势垄断市场。如果监管部门根据机构规模实行差异化监管政策,可以有效解放中小支付机构的活力,保证中小支付机构之间竞争的公平性。

统一码的监督和推广也将成为行业的一个关键方向。联合码通用是指清算机构统一条形码二维码标准和支付协议格式,完成交易清算。这样,可以在整个网络上交换和识别任何代码,账户和接收机构都可以独立处理支付代码并完成交易,从而形成真正的公共代码。

通用联合代码还可以防止个别机构利用自己的账户方来加强对商家的控制,并遵循这一代人的交易逻辑。它还将促进支付产业链中的各种角色,如收购方和账户,以完成其职能并履行各自的职责。

关于总支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第八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公开表示,将加快外包机构的直接备案管理。这发出了一个信号,即综合支付将迎来牌照时代,为市场上的综合支付融资,深化服务商家的认可。

对于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本身来说,在自上而下的移动支付C终端流量背景下,垂直场景下的下沉服务和商户需求成为下半年移动支付成功的关键。根据这种判断,与微信支付宝相比,中小支付机构的优势在于其提供的下沉服务更多,对商家实际痛点的理解也更好。与银行相比,它具有更成熟的技术优势。

目前需要开发三、四、五线城市市场,餐饮、零售等行业以及中小商户以外的场景仍然需要智能支付解决方案。此外,围绕企业供应链,商家的金融需求如信用也成为潜在的业务增长点。

业内人士指出,支付机构拥有强大的商业服务数字化能力。与银行相比,他们更倾向于购买技术服务。优秀的支付机构是由

根据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2019年上半年,拉卡拉有2100多万活跃商户,比2018年底多200万。在商户策略方面,努力进军SaaS,收购了国内专业的SaaS电子商务系统km,利用零售行业垂直SaaS服务提供商的优势,收购客户,服务商户,主要让商户消费支付。

报告期内,汇付全球SaaS服务收入增长最快,达到1.99亿元,是去年同期的15倍多。据悉,汇富天下凭借其数据、场景和技术优势在B侧推出了专门面向中小商户的数字支付服务系统阿达帕(Adapay)。

平安一钱包是微信支付宝的第三条出路。其业务分为内部和外部两个维度。内部参与平安集团的内部支付服务出口;对于外部世界,我们将深入到航空旅行和新金融等领域,出口账户的支付能力,并做一个彻底的B端业务。

平安集团内部建立并开通了一个钱包账户系统。支付服务覆盖平安集团内lufax、人寿保险、财产保险和平安普惠的核心场景,确保平安集团基础资金交易和账户拆分流程的安全性和效率。整合一个钱包的内部和外部场景(如商场、迪士尼、商务旅行、商户收据等)。)支持集团的非金融生态发展。

“第三方支付已经过了竞争性费率阶段。完全依赖销售渠道的支付公司肯定会被封杀。支付机构从单一支付能力向技术输出能力的转变是应对支付行业当前监管竞争环境的重要手段。”朱茵佳说道。

平安一钱包的国外市场战略走了一条不同于其他支付公司的B2B2C发展道路。利用自身的技术服务能力,将向金融、娱乐和信贷等B端行业出口钱包、购物中心服务和解决方案的基本能力。

商家因此拥有在线商务能力,例如钱包、商务旅行和购物中心,并且可以围绕这些在线场景进行营销活动,从而使用户变得活跃和仓促。然而,平安一钱包最终可以为这些场景中的用户服务,并通过连接这些场景建立自己的服务生态系统。

反弹还是到来

赌B方可能会把黑鸟的方法带给中小型支付机构。就像平安钱包遵循的路线图一样:更严格的监管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不想陷入寡头政治和监管之间的鸿沟,你必须在垂直场景中做点什么。

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崛起的过程中,2017年至2019年间,第三方、第四方等非银行支付机构将移动支付交易量从300多亿笔增加到近1800亿笔,充分展示了三方和第四方的贡献价值。

从中国移动支付的发展趋势来看,2019年是异常寒冷的一年。展望2020年,我希望明年它会反弹。事实上,严格的监管本质上是行业的重组,为实力强大的企业提供了新的机遇。当然,首付制度的生态开放也是推动行业发展的重要动力。

在未来五年内,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在POS、扫描代码和NFC之后,新的支付革命(如刷脸支付)的到来将释放更多的行业红利。在此期间,整个支付行业可能仍需经历调整,但支付从业者坚信,探索的曙光终将到来。

作为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的资深见证人,朱银佳认为,支付行业只触及了除了C端用户之外的B端餐饮、零售等行业,尚未渗透到各个行业的各个方面。“明年我们应该看看这个行业的信心能否恢复。我希望该行业能在明年年底反弹,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友情链接:
南坑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cpt.net.cn 技术支持:南坑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