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土地政策引发的土地违法行为分析
  
  来源: www.scpt.net.cn 点击:1144

中国是世界上土地管理制度最严格的国家,但在现实生活中,土地违法行为仍在一些地方频繁发生。为什么?在过去的两年里,笔者走访了许多地方发生的多起土地违法事件,发现土地违法事件的主要原因是一些地方官员和国土资源部门的有关领导利用职权相互勾结,以各种土地政策欺骗上级政府和农民作为噱头。由于这些违法者不仅可以从非法土地上获得巨额利润,还可以逃避法律责任,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提升了他们的官职。这导致了非法土地使用和政治成就“建设”之间的恶性循环。近年来,随着农村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一些地区的土地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为了更好地保护耕地,缓解土地使用压力,中央政府或中央有关部门制定并发布了一些土地政策,如农业部发布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国土资源部发布的《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土地整理复垦开发工作的通知》、国土资源部发布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管理办法》等。目的是更好地保护耕地,扩大耕地储备,保持土地的可持续利用。然而,当我参观一些地方时,我看到一些地方官员违反了各种土地政策,导致大量耕地被非法占用。

根据访问中了解到的实际情况,笔者将土地政策导致的土地违法现象归纳为两种情况:一是利用土地政策作为直接违反土地法的噱头,二是运用相关的土地政策违反土地法。

在第一种情况下,土地在土地政策的幌子下是非法的。众所周知,中央政府为了缓解土地利用矛盾,保护耕地,制定并颁布了一些土地法律法规。例如,国土资源部发布了《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土地整理复垦开发工作的通知》。然而,一些县和乡的领导利用他们的权力欺骗和利用这些土地政策非法占用耕地达到某种目的。例如,2013年,X市G镇领导以土地整理为由,占用近100亩耕地(全部基本农田)进行所谓的新农村社区建设。区国土资源局领导和镇领导表示,建设用地占用是根据市政府批准的土地整理项目进行的,是合法的。但是,占用土地的农民从省土地综合管理办公室获得的信息显示,省国土资源厅批准的土地整理项目中g镇没有土地整理项目。

以土地政策为噱头非法占用土地的案例很多,例如,F县的H镇领导利用市政府批准的“农地专用”文件,占用H村217亩基本农田进行商业开发。《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农用地转用是征地的必要程序材料,办理农用地转用不代表办理征地手续。

在第二种情况下,土地政策适用于非法土地使用。从一些土地制度的有关规定可以看出,中央政府或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制定这些土地制度是为了扩大耕地面积和规范土地使用。然而,一些地方领导人诉诸这些土地系统实施非法行为。国土资源部颁布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办法》,其目的是通过修建新建筑、拆除旧建筑和土地整理复垦等手段,增加耕地有效面积,提高耕地质量。然而,笔者从多次走访中了解到,一些县乡领导在商业开发和房地产开发中以“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名义占用土地。例如,Z市建设汽车贸易城从Z县三个毗邻的村庄征用了1600多亩耕地。根据占用土地的农民通过政府信息公开获得的证据,众所周知”

1、非法土地可以获得巨额利润。在非法使用土地的过程中寻求巨大的“灰色”利益是一些地方官员公开的秘密。一些县乡领导打着“政府建设”的幌子征用农民土地。在征用(占有)土地的过程中,他们以政府的名义扣留并扣除了土地征用补偿。与此同时,他们可能在工程项目的招标和建设中混水摸鱼获取“外国利润”或收取“转让费”和其他“灰色”收入。例如,如果G区征用Z村259亩农田建立物流公司,区、乡领导都声称征地补偿标准是按照省政府设定的区地价(每亩56,000元)支付的,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区国土资源局的账本上,征地补偿标准是每亩62,000元。但是,农民从省国土资源厅内部文件中发现,被占农民的安置补偿费超过900万元(文件显示需要现金安置300人,人均安置费为30,886元)。

这是一些地方领导人违反土地法的主要原因。

2。非法土地政策可以逃避法律责任。为了保护13亿中国人民的“饭碗”,中央政府对土地的管理越来越严格。一些不符合法定条件的地方政府建设项目,在法定条件下难以取得(占用)土地。如果收购(占用)不到土地,项目建设就不能进行,如果项目建设不进行,成果就不能体现。如果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没有成就,就很难有所作为。如果征用(占用)土地直接违法,政府也担心严重的土地违法行为会导致农民事件,影响其公务生涯。因此,他们和国土资源部的有关领导利用他们掌握的权力资源,在各种土地政策下形成了所谓的“征地文件”。有了这些所谓的“征地文件”,非法领导人不仅可以在非法情况下征收(占用)土地,还可以逃避法律责任。在访问期间,提交人看到一些侵犯土地的行为已被揭露,但侵犯者在一些高层领导人的掩护和保护下逍遥法外。

这是许多县乡领导敢于不断违反土地法的直接因素。

3。相关领导的渎职行为增加了违法者的违法行为。根据访谈,发现一些侵犯土地的行为已经曝光,或者占领土地的农民已经向法院起诉侵犯者。令农民困惑和愤怒的是,违规者本应受到法律责任的追究,但违规者的上级领导或部门却用各种手段来免除违规者的责任,从而使他们逃避法律责任。例如,Z县以“城乡建设用地价格联动”的方式非法占用耕地1800亩以上的,按照《土地管理法》和《刑法》的有关规定,土地违法行为已经构成刑事犯罪,国土资源部门应当将违法行为移交公安部门严惩。根据市国土资源部门发布的处罚文件,国土资源部门只处以罚款,没有追究任何人的法律责任。

这是一些县乡官员敢于“逆风”违反土地法的一个重要因素。

三个原因导致的后果

1。非法行为的恶性循环。从目前这种土地违法行为来看,利用土地政策实施土地违法行为的结果是,违法者不仅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而且可以获得巨大的“灰色”利益,促进其公务生涯。这样,一些县乡领导就被赋予了错误的管理理念:只要他们以土地政策为幌子违法,他们不仅可以非法征用(占用)土地,还可以逃避法律责任,牟取利益。从那以后,这些官员的继任者,或者将这些官员转移到其他地方,将继续使用这种方法非法征用(oc

根据这类违法用地的特点和各地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三项控制措施,供有关部门和领导参考。

1。相关土地政策的修订。从对一些土地违法行为的分析来看,一些地方官员将继续利用某些土地政策违法,这表明该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一些缺陷,或者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在执行这些土地政策时存在一些缺陷,从而导致那些试图违法的地方官员“钻空子”。例如,国土资源部发布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办法的通知》,一些县乡领导使用该政策违反土地法的原因是该政策取消了征地(占用)的必要要求。《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农村集体土地征用的必要程序材料是“一本书三个计划”。然而,尽管该政策第16条规定“集体土地征用确实必要,土地征用程序应依法进行”,但不清楚什么情况是“真正必要的”,什么情况不是“真实的”。这为试图违法的地方官员创造了一个“灰色”区域。

为此,作者建议国土资源部修改完善政策,将“真正必要”的情况扩大到市政府。并将公布各省“增减挂钩指标”的详细信息和各省“指标”的分布情况,这不仅便于农民查询,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县乡领导弄虚作假。

2。加大对县乡领导伪造土地利用信息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从一些农民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获得的一些所谓“合法”征地(占用)文件中可以看出,一些县乡领导和市县国土资源部门的官员利用职务之便,编造来自上级政府或土地管理部门的虚假土地利用信息,以获得上级政府或省级国土资源部门的批准,这是一些土地违法行为的根源。就这种现象而言,只有加紧调查和处理这些官员的非法企图,根除这种欺诈行为的根源,才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非法土地行为的发生。

3。追究政府官员的渎职责任。根据《土地管理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征用(占用)土地的审批程序非常严格。任何环节中任何不完整或不符合的程序材料都要经过相关部门的批准。然而,许多事实表明,在审计过程中,许多必要的程序和材料并不完整,可以成功审计,然后向上级机关报告。这给了违反者一个“绿灯”。例如,国土资源部、农业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快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工作的通知》中的相关规定规定,如果到2012年底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发证工作不能按时完成,农业转产、暂停征地审批、农村土地整治项目将不予批准。然而,当我访问时,我看到一些市县国土资源部门,甚至省级国土资源部门没有这样做。

与此同时,我国相关法律对土地违法者规定了极其严格的处罚条款,但相关部门并没有依法处罚违法者,而是“视而不见”。

由此可见,一些上级政府领导或上级有关部门的渎职行为纵容了县乡领导的违法行为。

为此,作者建议纪委或检察机关应对负责审查土地出让的官员的渎职行为负责。只有当这些官员“关门”时,此类事件的发生才能有所减少。

——

友情链接:
南坑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cpt.net.cn 技术支持:南坑村信息网 | 网站地图